当前位置:首页 > 教程 > 论一本杂志的倒掉

论一本杂志的倒掉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09-19 08:00:01

在这个时代,一本杂志的停刊,甚至都不能算作什么新鲜事了,也吸引不了太多的关注。偶有惋惜者,我估计他其实也好久没有买过这本杂志了——就像我。


前脚《文艺风象》刚走,现在就轮到《1626》了。


并没有掀起一丝波澜,他走得十分安详。


官方微博和公众号似乎都绝口不提,是不值一提,还是不忍提起……我不得而知。我也是在杂志前主编阿sam的朋友圈看到他写这是最后一期才晓得。


看来也没有太多人在乎吧。



我习惯于收藏创刊号,这最后一期也忍不住买来瞧瞧。


可能是消息太突然,也可能是时间太仓促,这临了临了最后一期也没能好好地对以往十来年的三百多期做一个回顾,很遗憾。


虽然我从来都不算是潮流人士,但和这本城中至潮的杂志还颇有渊源。


最早是2008年在重庆参加创意市集时认识了当时的编辑POPO——也算是豆瓣豆友了,给我做了一个关于我创办的网络杂志《84km》小采访,




看这小标题:昆明NO.1电子杂志,呵呵,其实何止昆明,在云南都是NO.1了——因为这吃力不讨好的活也只有我在干而已……(年代久远,我也没有高清大图了,杂志早就不知所踪)



那年年底,受邀为100期特刊拍摄几组人物照片,属于“people100”栏目。醒小c,223,李灿森,南瓜子都位列其中,维城乱马这种土人居然也浑水摸鱼混迹其中。




那时候上杂志多牛啊,还是上《1626》,够我吹小半年的了



之后连续几年年底都出这种超厚的特刊,兴师动众,内容非常丰富,每年必买,其他杂志都扔了,这几本还一直留在我的书房。在那个没有公众号的年代,关于Visvim,Red Wing,Danner,Dr.Martens等等品牌以及各种潮流咨询,我最初的启蒙,都是拜这些杂志所赐。



2011年的7周年特刊,要做一期大理手工艺人的专题。非常荣幸,SAM邀请我去做摄影师,和另外一位广州来的编辑弃治一起拍摄这个主题。我揣上新买的胶片机F-1就上路了。在古城和造型师COCO一起完成了这组由美特斯邦威特邀赞助播映的《南诏异人录》—— 我瞎起的名字,最后没用哈哈~




外拍很愉快,又找回了学生时代和同学一起毕业旅行般的欢乐~



我最后一次上《1626》是在2011年,城市漫游的一个摄影专访



似乎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不太买杂志了。


我当初认识的几位编辑,也早已离开,在其他行业做得风生水起。


也许真的已经不是杂志的时代了,《非音乐》,《0086》,《幻想》,《看电影.午夜场》,《DVD电影评介》,《当代歌坛》,《恋物志》……曾经热爱的杂志一本本的结束。


时代不停在变——不一定是进步,也有可能是后退,但个人对此是无能为力的。


想开点,物质不灭,其实只是换一种形式而存在。已经出版的杂志在那里,我们喜欢的音乐和电影还在那里,这些都不会消失。只要我们还在继续写作,摄影和绘画,这个世界就没有办法把我们吞噬。


还记得电影《少年派》结尾的那句台词吗?


All of life is an act of letting go, but what hurts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       

人生也许就是不断地放下,然而令人痛心的是,我都没能好好地与他们道别。



现在,我只想好好和你告别,

再见了,《1626》 ~

再见了,我的青春~



分享 2019-09-19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