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程 > 少年竟在山上呆了18年,下山到了城市他惊呆了……

少年竟在山上呆了18年,下山到了城市他惊呆了……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10-24 08:00:02


第1章外面的世界

秋羽下山了,在山上待了十八年,总算熬到头了。如果不是老爷子接了一单生意,觉得只有他去最合适,估计还不会这么早放他下山。尽管他各門技术都通过考核,老爷子却总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凭他的三脚猫功夫,浅薄的医术,拙劣的偷盗术,还差得远呢,让他再苦练二十年,方才有资格下山。

尼玛,老子都十八岁了,还是处男呢,山上现在連个女人都看不着,再苦练二十年,大好的青春都耗费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秋羽心裡大骂老爷子,已经打定主意,若是不放他下山,他就自己逃跑,不过,那样的话很危险,估计逃不出老家伙的手掌心,被抓住难免暴揍一顿。好在,机会来了,这单生意如同及时雨出现,让他兴奋不已。

月朗星稀的夜晚,费尽周折来到江阳市的秋羽走出火車站,他身材匀称,長相充其量称得上清秀而已,一双眼睛倒是清亮,在他专注看東西的时候,显得很有神采,再没有什么别的特别之处,很容易掉进人海裡看不到。

秋羽身上穿着深蓝色粗布对襟褂子,同样颜色的裤子,还有黑布圆口鞋,一路风尘仆仆,衣服鞋子都脏了,手裡还拎着个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绿色帆布袋,把手上拴着个铁皮缸子,上面写着“农业学大寨”的字样,让他看起来很老土,很乡村,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农民工,或者盲流。

到底是大城市,車站灯火通明,人潮川流不息。秋羽兴奋的東张西望了一阵儿,在出站口前面停下脚步,打開帆布袋,从裡面取出个硬纸板,高高举着,上面写有歪歪扭扭的两个字,“秋羽,”正是出自他的手笔。

出站口有不少揽客的出租車司机,还有一些看起来不是很正经的女人,都是给小旅馆拉生意的。

一个三十多岁浓妝艳抹的女人走过来,在秋羽身边停下,她穿着連衣裙,一只手却从领口内伸进去,呈现一种很放浪的姿势,嗲声問:“大兄弟,住店不?”

呛人的劣质香水气味飘过来,让秋羽觉得鼻子很难受,尽管没什么见识,凭直觉也知道,身边的女子不是什么好人,他摇头,“不住……”

女子不死心的道:“有褥子。”

秋羽纳闷,这不废话嗎,開旅店当然有褥子,不然铺什么呀。

女子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愈加费解,“肉的……”

老子就听說有肉粽子,也从来没听說过还有肉褥子,猛然间,秋羽想到什么,笑眯眯的問:“那是什么東西?”

女子一个媚眼丢过来,“当然是好東西,十七八岁水灵灵的妹子给你当褥子,保证让你舒坦,走吧,跟大姐过去,不远,拐过路口就是……”

这时候,不远处的街道上,一輛深蓝色宝馬轿車闪着雪亮的灯光往这边行驶过来,在出站口附近停下。車裡坐着的是两个女人,称得上难得一见的美女,都差不多二十一二岁的样子。

主驾驶那边的美女叫林雪珊,是一家大公司的部門主管,她長着瓜子脸,五官精致,眸若秋水,略带波浪的乌黑秀發披在洁白的肩头上,窈窕的身躯上穿一件黑色裙子,腰极细,是真正意义上的蜂腰,上面却挺得高高的,不规则裙摆下面是两条長長的美腿,宛若羊脂美玉。

副驾驶位置上的美女叫周晓蕾,职业是市公安局的一名女干警,她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睫毛長長的仿佛会說话似的,她穿着白色短袖衬衫,仿佛要跟女伴比赛似的,更是略胜一筹,衬衫撑得紧紧地,非常發达。她下面穿着的牛仔短裤,露着毫不逊色的一双美腿。

二女是高中同学,绝对的闺蜜,周晓蕾是专門陪同好朋友过来接人的,她们俩不光容貌出众,身材更是没的說,堪称极品。

車停下之後,二女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向出站口,此时出战的旅客都走得差不多了,还有寥寥数人。很快的,她们俩的目光锁定在与浓妝女人交谈的秋羽身上,也看到那小子手中的纸板牌。

“天呐,不会吧,那个农民工似的小子就是秋羽,你要接的人?”周晓蕾满脸惊诧,她彻底被雷到了。

林雪珊秀眉轻蹙,同样很意外,“我也不知道老爸所說的超级保镖就是他,这人太年轻了,看起来也很普通,估计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本事。”

周晓蕾扑哧一笑,“就他那小身板还当保镖呢,我三拳两脚就能把他收拾了,也不知道林叔叔怎么想的,给夏兰找了这么个保镖。”

林雪珊苦笑,“夏兰本就不同意我父亲给她找保镖,再找来这么一位,小盲流似的,那丫头肯定反对,唉……”

一声轻叹,尽在不言中,那个秋羽即普通又老土,这样的保镖带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谁愿意用呢,尤其夏兰还是青春少女,怎么会让这样小子跟在身边。

“那……咱们不用他就行了,十万块钱一个月,这么贵的价钱什么样的保镖雇不来,最起码雇个又能打又帅气吧。”周晓蕾给闺蜜出主意道。

林雪珊摇头,“不行的,我老爸认准他了,据說这小子来头不小,还是我爸动用关系才请过来的。”

周晓蕾眼珠灵动的一转,“我倒有个好主意,咱们让他知难而退,怎么样?”

林雪珊忙問:“什么好主意?”

周晓蕾头凑过去,在好友耳边說了几句,听得後者面露笑意,連連点头。

“行,就按你說的办,不愧当警察的,真有办法。”林雪珊赞道。

周晓蕾笑道:“小事一桩,待会看我的。”

具初步估算,秋羽已经出站十分钟,而负责接站的人还没到,这让他很不爽,有种被轻视的感觉,不想再等了,便对那女子道:“走吧,我跟你过去住店,但是,你听好了,只是单纯住店,不要那个特别褥子。”

眼见小伙子答应过去住店,自己晚上这趟没白出来,女子眉開眼笑,忙答应,“行,你說咋住就咋住,那咱们过去吧。”

秋羽答应一声,把手裡的纸板牌裝到帆布袋裡,跟着女人向西面走过去。既然没人接咱儿,还是先找个店住下吧。一想到小旅馆裡面有特殊服务,血气方刚的他有些兴奋,如果真有長得特别漂亮的女人做褥子,我要不要见识一下,好歹知道女人是怎么回事吧,唉,白活这么多年了!

車内的两位美女眼见要接的人被领走了,都很惊讶,周晓蕾忙問:“怎么回事,那小子跟别人走了。”

林雪珊亦是满头雾水,忙不迭的道:“不知道啊,咱们赶紧下車看看……”

第2章赏月

两位美女从車裡钻出来,迈開長長的美腿追过去,“喂,等一下。”

林雪珊更是直呼其名,“秋羽,你等等……”

秋羽停下脚步,扭头看过去,不由得眼前一亮。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是两个。更让他兴奋的是,美女跑过来的同时,某物上下颤抖,动感十足。

“哎呀,大兄弟,快走啊,你怎么站下了?”旁边的拉客女子催促道。

“等下……”秋羽隐隐的猜到,两位美女大概就是接他的人。

二女跑到近前,林雪珊脸色变得潮紅,略有娇喘,周晓蕾身体素质明显好很多,依旧面不改色。

“你是秋羽吧?”林雪珊開門见山的問。

秋羽点头,“是我。”他目光一直在两个美女身上打量,也不管是否礼貌。

林雪珊目光瞥向浓妝女子,心裡有了定论,听人說火車站这裡的不正经女人特别多,这小子难道还有某种特殊愛好。如此一想,她暗自鄙视,有些冷淡的問:“你要去哪?”]

细微的变化被秋羽看在眼裡,他故意說道:“住店去。接我的人也不知跑哪去了,没有一点时间观念,真够差劲的,所以只能自己想办法找个地方落脚了。”

林雪珊脸一紅,还没等她開口,旁边的周晓蕾不满的道:“臭小子,怎么說话呢?”

秋羽耸了下肩膀,“我說话一向这个样子。”

周晓蕾愈加看不惯,冷哼道:“看你那痞子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拉客女子生怕秋羽不去住店,眼见他与两个年轻女子话不投机,忙說:“大兄弟,别跟她们一般见识,跟大姐走,咱们店裡有都是小妹妹,長得可带劲儿了……”

周晓蕾怒目而视,厉声呵斥,“你赶紧走……?”

拉客女子挺横,毫不示弱的道:“关你屁事,你算老几啊?”她常年在車站这片晃荡,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周晓蕾怒道:“怎么,你想我一会过去查查你们店啊,明目张胆的涉嫌不法交易,你这店不想開了。”

“你是干什么的,要你管啊?”拉客女子气势汹汹的上前,一副要动手的样子。

“我是干这个的。”周晓蕾从裤兜裡掏出警官证往前一递,底气十足的冷哼道:“管你不行嗎?”

看清那证件,拉客女子吓了一跳,慌忙說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您的身份,警察同志,我刚才都是胡說的,根本没那回事……那什么,你们慢慢聊,我馬上就走……”仿佛受惊吓的兔子,她匆忙跑開了。

周晓蕾眸中闪过鄙夷之色,不屑的說了句,“不见棺材不落泪。”

秋羽好奇的目光盯在美女手中的证件上,饶有兴趣的道:“你是警察嗎,好像挺牛的?”

周晓蕾一撇嘴,根本没搭理那小子,把警官证塞到裤兜内,却发现对方炙热的目光也瞄过来,落在她两条长腿上,更让她心生不悦,真是个小色鬼,怪不得刚才要跟那不三不四的女人过去住店……

面前两个大美女呢,怎能只看一个,秋羽目光挪过来,又落在另一位美女的骄傲上,心中暗叹,大,好像一只手都抓不住呢!

臭小子,往哪看呢?林雪珊被那小子盯得浑身不自在,俏脸上涌现愠怒之色,没好气的道:“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看月亮呢,今晚的月亮又圆又大!”秋羽一本正经的道。

见鬼,今晚就有个小月牙在天边挂着,哪来的又大又圆的月亮。这小子,不光用眼神占我便宜,还明目张胆的调戏我。林雪珊气道:“还赏月,你也不怕晃瞎了眼睛。”

秋羽嘿嘿一笑,“我也心甘情愿,可惜啊,月亮被云彩遮住了,看的不是太真切……”

还看的不太真切,混蛋,你还想怎么看?林雪珊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怒道:“少嬉皮笑脸的,严肃点,我是来接你的,跟我走吧。”

“遵命。”秋月吊儿郎当的回答。

林雪珊脸色不悦的转身,给闺蜜使了个眼色,按原地计划办,周晓蕾会意点头,二人走向车子,秋羽跟在后面。

上车之后,坐在后面的秋羽在车座上掂了两下,眉开眼笑的道:“车不错,真软和,坐在上面好舒服……”

二女鄙视,这乡巴佬不会是第一次做高级轿车吧,就他这样的也能当保镖,能把人大牙笑掉,太不靠谱了。

宝马车启动,快速平稳的向东而行,两边的景物不住的倒退,光陆流离。清凉的风自车窗吹进来,秋月目不转睛的看着窗外闪烁的霓虹,脸上露出陶醉似的微笑,大城市可真好,有璀璨的灯光,有舒适的轿车,有花朵般娇艳的美女,比山里强太多,我不要回去了……

“秋羽,你知道自己过来江阳做什么吧?”林雪珊忍住心中的不悦问道。

秋羽回头,“知道啊,不是给人当保镖吗?”

周晓蕾眸中闪过一丝轻蔑,“当保镖,你一定很能打了?”

“不是太能打,也就一般能打。”秋羽倒是蛮谦虚,因为老爷子总告诫他,神州大地,高手数不胜数,千万不能自大。

林雪珊操纵车子向右拐去,“是这样的,当保镖之前要进行考核,所以,你要先跟别人打一场。”

“没问题,跟谁打?”秋羽一脸轻松的道。

“跟我打。”

秋羽一愣,他身子倾斜,纳闷的目光看在副驾驶位子上那个女警娇俏的侧脸,疑惑的问:“跟你打?”

周晓蕾扭头,不屑的问:“怎么,你怕了?”

秋羽摇头,“怕字谈不上,只是,我不想打女人……”

周晓蕾怒道:“臭小子,别吹牛,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你要是不跟我打,就是怕了,根本没资格当保镖。”

秋羽眉毛一挑,“好吧,既然你要跟我打,那我奉陪好了。”这小子是个绝对的初哥,从未与美女有过亲密接触,却只是没有机会而已,他饶有兴趣的目光盯在女警的鼓胀部位,打量着优美的圆弧线条,心想,怎么长的呢,好像比刚才的月亮还大,这分明就是太阳,手放在上面会是什么感觉呢?

第3章神州武馆

宝马轿车缓缓停下,周晓蕾扭头,仿佛猫咪看着老鼠,不怀好意的目光盯在后座那小子模糊的身影上,说道:“小子,下车吧,咱们进去比试一下。”

秋羽嘿嘿一笑,“我乐意奉陪。”

那种笑轻描淡写,略带邪气,还仿佛有着一丝调侃。周晓蕾看到这小子的笑容就有种狠扁对方的冲动,让你美,看姑奶奶一会怎么收拾你。她练习散打多年,又在警校深造过,功夫很不错,寻常大汉三五个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因此信心十足。

眼见两位美女都下车了,秋月也恋恋不舍的从宝马车里钻出来,心中感慨,这车真不错,有钱人太会享受了,我啥时候有钱买一辆呢?老爷子说,我这次给人当保镖,每月能赚一千块,雇主已经把为期一年的钱都给他了,他给我存着呢,也不知道够不够,若是不够的话还差多少……

买轿车什么的对于秋羽来说太遥远,他觉得应该把目前的工作搞定,便抬头看向面前的这栋六层楼。与周围的建筑相比,这栋楼房有些陈旧,玻璃门上面悬挂着灯箱,边缘处有图案,是穿着武术服的几个青年男女对练,看起来有模有样,中间是几个大字,“神州武馆。”

原来这就是打架的地方,有趣。秋羽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感觉很兴奋。在两位美女的带领下进入武馆,来到一楼宽敞的大厅。

神州武馆是江阳市规模最大的武馆,很有名气,馆主严师傅精通散打和传统武术,也是周晓蕾的教练。

一楼大厅是散打场地,有数十个青年男女或击打沙袋、或对练,穿着白色散打服的他们年纪都不打,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处在训练之中,不时地发出“嘿哈”等声音,蛮有气势。

两位美女一进来,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毕竟,她们俩太惹人注目了,不光脸蛋漂亮,而且身材高挑都超过一米七,该鼓的地方鼓,该细的地方细,肤如凝脂,再配上七八厘米的高跟凉席,走起路来跟风中杨柳似的,哪个不喜欢。

尤其那些年龄大些的男学员更是眼神如刀,紧盯在二女的身上,心里YY着,若是能追上其中的任意一个做女朋友,才没白托生成男人。不过,当他们看到跟在两位靓女身边那个穿着土气的少年,都是目瞪口呆。靠,这家伙不光张相没优点,穿的那是什么呀,太没品了,简直是个乡下土包子,这小子怎么能出现在极品美女身边呢,真是大煞风景。

一时间,众多男学员又妒又气,觉得此时站在美女身边充当护花使者的应该是他们,恨不得把那乡下小子丢进下水道里,自己取而代之,于是,齐刷刷的鄙视之。

觉察到一帮雄性牲口的毒辣目光,秋羽淡淡的笑了下,也不生气,男的都喜欢美女,这可以理解,不过,得有本事才能赢得女人的芳心。眼神又不能杀人,随你怎么看吧,能把老子怎么样。

“晓蕾姐……”随着亲热的喊声,七八个女学员快步走过来,叽叽喳喳的围在她身边,看得出来,一帮女孩跟周晓蕾很熟悉。

从大山里出来,秋羽最大的感受就是哪都能看到女人,正所谓异性相吸,太久没见过这种可爱的生物了,他总有种让我一次看个够的感觉,就像刚从监狱里出来的罪犯。他好奇的目光在几个女孩身上扫过,其中一个引起他的注意,那女孩也就十四五岁,圆圆的脸蛋略有些婴儿肥,五官娇俏非常可爱,仿佛瓷娃娃似的,最离谱的是,娇小玲珑的身躯上两个大半球,随着举手投足晃晃荡荡的,带给人异样的感官享受,分明就是童颜巨什么……

这女孩名叫严蕊,是馆主的小女儿,与周晓蕾关系非常好,向来把对方当成姐姐。她与林雪珊也相识,打过招呼后,挽着周晓蕾手臂来回摇晃,撒娇似的道:“晓蕾姐,你最近忙什么呢,好久没过来武馆了,我都想你了。”

周晓蕾笑道:“最近工作比较忙,局里的事比较多,我这不是过来看你了。”

严蕊漆黑如墨的眸子瞥到旁边穿着另类的男孩身上,纳闷的问:“他是谁呀?”

“这个……他是过来跟我比武的。”周晓蕾回应道。

“啊……”严蕊惊讶的叫了声,嫩手指过去,“就他……还想跟你过招呢?”

周晓蕾点头,“对啊,他也有功夫的。”

“是吗,没看出来。”严蕊歪着小脑瓜,好奇的打量着那乡下小子,摇头道:“据我判断,他不会很抗打……”

秋羽有点小郁闷,皱眉问:“你怎么知道?”

严蕊笑道:“我会看啊,你长得那么瘦,都没有多少肉,估计晓蕾姐一拳就能把你打趴下……这回有热闹看了。”随即,她提高音量,“大伙都停下吧,有人要跟晓蕾姐过招……”

大厅里的学员都停止练习,严蕊笑着道:“你们都跟我来,这边地方够大,随你们怎么打……”喜欢热闹的她不知不觉间扮演了主持比赛的角色。

一帮人来都西侧的对练场,周围聚集了众多学员,林雪珊拽了下周晓蕾胳膊,低声说道:“待会你教训他一下就行了,别下狠手把他打残了……”

尽管她声音很小,平常人根本听不到,秋羽却听得真切,一字不漏,这也是他一个特长,听力远比普通人灵敏。他心想,原来这位美女姐姐心眼还是不错的。

周晓蕾没应声,心想,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路上没少用贼兮兮的眼神占我们便宜,绝对不能轻易的放过他。

严蕊扭头问:“晓蕾姐,你用换衣服不?”毕竟,对方穿的太过性.感,若是动手打起来,有春光外泄的可能。

“不用,对付他根本不费事,三两下就完了。”周晓蕾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她把高跟凉鞋甩开,赤着雪白的双足站在地板上,又让那些男性牲口觉得惊艳,脚都这么美,简直就是艺术品。她伸出雪藕般的玉臂,摆了个很江湖的姿势,说道:“小子,开始吧。”

刹那间,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秋羽身上,看到他土气又过时的打扮,不由的窃窃私语。

“看他穿的什么呀,这是哪个大山沟里跑出来的?”

“瞧他拎的袋子,像个捡破烂的。我去,还栓个大茶缸子,农业学大寨,真够搞笑……”

“这家伙是不是疯人院跑出来的,好像有病……”

分享 2019-10-24 08:00:02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