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解密苏联人的疯狂科学,绝密的“机械战士”计划

解密苏联人的疯狂科学,绝密的“机械战士”计划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11-07 08:00:01

点击上方"老者说"观看更多精彩


       1946年3月5日,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在美国富尔顿发表“铁幕演说”,开启了冷战的序幕。到1947年初,美国出台杜鲁门主义,冷战阴云逐渐笼罩全球。1950年,面对在世界范围内咄咄逼人的美国,以及逐渐白热化的朝鲜半岛局势,苏联当局在绝密的状态下,提出了超前理念的机械战士计划。


       1950年年初,苏联军方的一次高层秘密会议上,时任苏联第一代理国防部长的科涅夫元帅,在陈述了苏联当时面临的种种不利局势后,向与会的军方高层代表透露了国防委员会拟定的关于机械战士的研究计划。该计划由苏联科学院主导筹备,同时联合了国内几所大学的科研力量开始进行具体论证工作。
 



       项目筹备和论证工作持续了8年,最初制定的计划一再修改。苏联科学院和大学科研机构之间,主要就计划中的实验对象进行了长期反复的斟酌与筛选。由最初的有人参与的实验,改为前期使用动物进行试验。在实验动物的筛选上,由最初的猕猴,改为身体机能更能适应研究分项目的俄罗斯追踪犬。在未来的整个实验过程中,一共有17只追踪犬贡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1958年5月下旬,在苏联科学院一个秘密科研小组的领导下,数所大学的科研机构也参与其中,苏联机械战士项目正式开展实验研究,机械战士计划正式实施。所有参与实验的科研人员、技术工人,都分别签署了数份最高级别的苏维埃保密协议。以保证这一项目的绝密性。
 



       最初几年,在项目的初始阶段,由于诸多环节需要攻关,因此实验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只是获得了一些基础的科研数据。


       这其中,犬头分离之后,生命体再维持,是当时面临的一个首要难题。虽然早在30年前,苏联科学家布柳霍涅科就曾经成功的进行了这项实验,但那毕竟是30年前的古老数据,并且当年的实验仪器也早已过时。


       为此,秘密科研小组不得不通过苏联国防委员会,紧急征调了数位知名外科手术专家,协助进行犬头分离及生命体维持系统的研究工作。


       另一个难题是机械战士的总体设计。起初,几所大学科研机构并不倾向于人形机械设计方案,因为内部传动结构的运作和整体平衡的问题难以突破。但主导该项目的秘密科研小组,却更青睐于向人形机械系统方向靠拢,他们认为从实验的持续性发展方面,以及后续核心设备的可操作性方面,人形机械系统都要优于大学科研机构提出的履带式方案。
 



       在苏联国防委员会的间接干预下,最终该项目还是决定使用人形机械系统作为基础结构。这也迎合了国防委员会某些高官的“武装机器人”情节。这也是一次典型的苏联式的“权利干预项目”的现实事例。


       苏联机械战士项目计划,以当时的世界科技水平来看,确实是非常超前的。最初,该项目是围绕人脑植入电极,以脑电波实现机械臂操纵的模式来规划实验方案的。


       但是在科研小组决定将实验对象由人类改为追踪犬之后,该计划的核心架构也就随之发生了根本性改变。科研小组将分离出俄罗斯追踪犬的头部,并对犬头实施特殊的生命体维持机制。犬头从躯体分离后,必须保持中枢神经的活力,以提高实验的成功率。


       机械战士繁琐的中央控制系统,和犬头中枢神经之间,以交互式弱电极进行连接。而犬头中的动脉、静脉血管,则由特制的无菌管腔与小型体外血液循环机连接。这套复杂的系统,在当时被科研小组称作“生命体维持机制”。


       而“生命体维持机制”能否顺利运转,将直接关系到整个机械战士项目能否取得最终的成功。


       1962年,苏、美之间爆发了震惊世界的古巴导弹危机。这场危机虽然仅持续了13天,但在危机中,美国持续施加给苏联的巨大压力,使苏联深感对手军力,尤其是对手海军实力的强大。


       就在苏联从古巴屈辱的撤出导弹的4天之后,1962年11月15日,科研小组收到了一封绝密信件,来自时任苏军总参谋长扎哈罗夫元帅的亲笔信。信中除了鼓动性的言辞之外,最重要的指示,就是要求科研小组必须加快项目的实施进度。
 



       收到苏军总参谋长的绝密指示后,整个项目的进展速度明显加快。按照项目初始规划,原本要安排到1964年下半年才开始进行的部分实验分项,被迫提前一年进行。这显然打乱了科研小组中,某些分小组的实验实施细则。而这样做的弊端,很快就显现出来了。


       1963年7月中旬的一天,对于整个科研小组来说,是相当黑暗和不幸的。根据俄罗斯国家档案馆已解密的资料记载,当天,科研小组正在进行一项名为“弱电极耦合电容反向映射”的实验。根据项目总体规划,这是该项实验的第四次进行,目的是尽可能多的获取一组平均实验数据。


       但是在实验当天,由于一个操作上的疏忽,一组电容突然发生剧烈放电引起大火。在这场火灾事故中,科研小组的一名女性研究员谢列娜.瓦连科娃不幸遇难。她也是苏联机械战士项目中,唯一献出自己生命的科研人员。由于项目的机密性,这起事故并不为外人所知。苏联科学院只是对外宣称,谢列娜.瓦连科娃因病身亡。
 



       到1966年年初,科研小组终于可以拿出一个成形的机械构建了。根据俄罗斯已解密的档案照片,可以看到机械构建的整体外形酷似一只直立的大猩猩。科研小组成员因此亲切的称呼自己的产品为“猩猩”。


       这就是苏联机械战士的雏形。以俄罗斯追踪犬独立头部为指令核心的“生命体维持机制”则被安装在“猩猩”躯干中部。按照科研小组的设计,犬的大脑神经系统各项活动,以脑电波的形式,通过交互式弱电极连接在“猩猩”中央控制端,由中央控制端驱动各个内部传动结构,实现“猩猩”机械战士的运动。


       但是在实验的具体实施过程中,由于追踪犬颈部中枢神经剥离难度过大,导致每次犬头分离手术中,神经组织存在部分坏死现象,这直接影响了独立的犬头“生命体维持机制”的有效运转时间。另外,“耦合电容映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异常电磁干扰,这又影响了交互式弱电极的电信号传输精度。尤其是后一个问题,以当时苏联的电子技术,很难达成实质性的突破。
 



       进入上世纪60年代以后,在东欧,部分盟友和苏联的离心力加剧。在亚洲,中苏关系也逐渐恶化。大洋对岸,美国集中精力引诱苏联进行太空竞赛。这一切外部纷扰都使苏联当局应接不暇。最主要的是,当时的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1964年上任后,热衷于发展核武器。


       苏联的军事力量大大增强,核武器的数量首度超过美国。在这一时期,苏联历史性的成为军事上的超级强国。在这种大环境下,苏联当局更多的将科研经费投入到那些能够快速转化为军事应用的项目上。而投入到机械战士项目中的资金,更是逐年减少。


       由于机械战士项目迟迟不能转化为军事应用,反而逐渐成了苏联军事科研领域的一个“鸡肋”,1968年1月4日,苏联当局彻底终止了机械战士计划。根据苏共中央委员会的指示,苏联科学院解散了该项目的科研小组,机械战士计划无限期终止。已取得的实验数据、科研成果作为绝密档案,永久封存。
 



       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衣钵。近些年来,俄罗斯国家档案馆逐渐解密了一些苏联时代的绝密档案,才使人们逐渐了解了当年那段尘封的历史,了解了曾经疯狂的苏联机械战士计划。




分享 2019-11-07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