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平台打榜的溜粉游戏:一地鸡毛,谁是赢家?

平台打榜的溜粉游戏:一地鸡毛,谁是赢家?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08-14 08:00:01

岁末年初,平台打榜算是最常见的“溜粉游戏”。

作为平台最有效和吸睛的吸粉手段之一,打榜会涉及多家艺人粉丝,这一过程中,常会伴随粉丝间的恶性竞争和狗血撕X。粉丝群体以九零后上下的女性为主,年轻气盛,往往为了一点点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能自动黏连在一起“同仇敌忾”。

前段时间王俊凯、华晨宇两家粉丝的互撕,就是因某榜单引起,一方粉丝觉得另一方数据异常,于是就互撕个没完。但事实上,按照这两位艺人目前的资源定位,他们并不构成直接竞争关系。

很多路人会觉得,粉丝打投,无脑互撕,莫名其妙,浪费绳命。

但从深层原因分析,网络社交传播平台的技术和产品线不断升级,作为粉丝群体的集结地,平台通过与明星合作、攒场造势,资源助推,促发着全新的运营逻辑和行为价值。

演艺经纪链条环节中诸多关系也由此反转,粉丝与艺人的关系,从原始的“仰望式”,演变为“推动式”。粉丝不甘于只是为偶像欢呼呐喊,他们基于自身条件,建立起分工明确、组织严谨、能够助推偶像事业发展的“团队”,甚至可以直接左右偶像的商业价值。

这些运作体现在各种榜单上,无不记录着偶像养成时代的粉丝行为烙印。

一场“游戏”一场“撕”

粉丝互撕,一般主要维护自家明星的利益,或者就是自己的利益。一般撕X涉及两到三家,其他路人吃瓜。其实这种事并不由平台推动,因为平台一旦参与,粘上负面舆论,不仅会伤害自身形象,这榜单能否继续办下去都是问题。

粉丝撕X的行为,当然不排除背后有人推动,从中作梗。有些黑粉、或者就是其他竞争对手C艺人的宣传团队,潜在暗处引导、挑拔A和B两家粉丝互黑。因为骂战双方粉丝会开扒对方黑料,最将损害自家艺人形象,并引导负面舆论走向。这种例子曾经有过不少,但是只在内部流传,而外面的粉丝大部分是不知道的。

在饭团的行动和舆论引导方面,一般小粉会跟着粉头走,但也很难讲大粉的目的是否纯粹。圈子里为了一已私利而煽动粉丝的粉头也大有人在。

相当一部分粉头的行为并不是独立的,很多粉头实际是由工作室或艺人指定,比如XX官方粉丝后援会这类;有些是粉丝自发组织的,类似xx明星资源博,x明星数据组,x明星个站等等;这些从粉丝组织的名称后缀,大体可以判断出来。

粉丝撕X,团队出于维护自家艺人形象考虑,就会下场。比如王华两家粉丝互撕良久,引发团队下场行为。也就是说,在艺人负面舆论过多的情况下,团队在删除负面评论的同时,还会花钱买大号撒播艺人正面消息,然后把相关链接放给相关粉丝组织,然后由粉丝控评。

是否是团队投放的大号内容,其实不难区分。因为团队投放内容和大号自己写的内容,还是有细微差别的。团队下场的发放的内容,风格还是比较偏官微,PR的感觉更浓一些;跟这些大号以前自产的内容的风格是不一样的。

投票水军: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

流量时代,数据为王。各家粉丝之间的数据争斗让粉丝群体成为了互联网中一支特殊的“水军”。流量偶像的数据,往往能为偶像招揽更多的资源。

在饭圈的各种投票中,粉丝会有组织性的进行集资、投票,计划“总攻”时间,合理规划粉丝资源,没日没夜的投票打榜,都源于数据能为偶像带来极大的好处。

可能会有人问:对于平台投票来讲,是不是每一个帐户ID后面,对应的都是一个真实的用户?答案是否定的。

某大型粉丝运营平台内部人士老A透露:机器刷=刷票,会被清票;人工切账号手投不算刷票,这是各大做榜平台默认的规则。“一般都是死忠粉丝自己买账号投票的,因为他们会有参与感和成就感。几乎所有平台的号都可以购买,渠道有的是。”

所以就不难理解,王粉在宣布退出打榜时,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刷票,特意亮出了手中19万个百度账号和2000人的在线打投群。一个账号每天可投50票,那么每天可投950万票。“这些票全部都是粉丝辛辛苦苦一票一票投出来的。”

在这里要说明的是,这种现象是饭圈的普遍行为,不是单独某一家粉丝行为。有的粉丝追星才几个月,做数据就花了3万多。追星女孩座右铭: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

如果一个艺人在平台上获得3000万的票,其背后的粉丝数量,不仅仅是除以50那么简单,帐号可以一直买下去,打投的人可能就那么多。最终,平台打投,拼的是铁粉的忠诚度,更是庞大的财力支撑。

然而,对于这种粉丝买号投票的行为,算不算是一种“变相刷票”呢?

“买号投票当然不叫刷票了。如果这都算刷票,那各家还要数据组干嘛?如果不搞号投票,要打投组干嘛?如果不买号请问集资干嘛?——如果一人一号的话,哪儿还那么多事儿?”某粉团内部人员小C声称,所谓打投组、数据站的主要任务就是投票—>换号—>投票,哪家的人多、号多、哪家“肝”得多,哪家赢;只要忠粉够多,并愿意出钱。

打投组一般有注册团队,也有直接买号的,“去年音悦台活动国内流量砸多少钱知道吗?有各种奖项,投票可能要砸几百万的钱。”

在小C看来,所谓粉丝“变相刷票”,恰恰说明了艺人的市场号召力和粉丝的购买力,“想当偶像最终还不是得有够多的粉丝为他们买单吗?”

要说明一点的是,账号由第三方售卖,平台方不会参与账号售卖行为。“平台推榜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这些帐号收入,否则吃相就太难看了,相当于自毁。”

老A介绍,目前来讲,粉丝平台的盈利模式基本还是在走B端广告。粉丝肯为自己的爱豆排行,打榜,集资,买货氪金,但如果是平台的官方账号直播,粉丝打赏欲望都很低。

平台打榜为了谁?

每年岁末,各大平台打榜已经是传统项目。BAT,视频网站以及微博等各大平台,打着各种名义,拉来明星搞排行,已经成为多年的惯例。专门打榜的粉丝数据组这时就开始背任务了。

但这种东西到底能有多少权威性呢?它既不是华表奖,也不是金像奖,更不是奥斯卡。因为受政策限制,这种网络排行的所谓名次,甚至不允许被称之为“奖项”,它只能被拗口地叫做一项“荣誉”或者其它表述,颁发给对应的艺人。

平台放榜排行的意义,除了拉新促活,同时也能提高平台影响力,打造自身品牌。老A说,“榜单全程影响B端和C端多重群体,它本身就是一个参与感很强的巨型广告;同时这是很有效的拉新促活手段,可以直接把相关明星的粉丝拉过来。其实说白了,平台打榜就是通过溜粉,由粉丝自发传播平台信息,直接圈定目标用户。要知道,现在渠道组一个拉新的用户成本已经涨到几十元上下了。”

事实上,各方都需要这样的一个场子,通过资源互推,各自加重身份,放大声量。而平台以一线、流量明星为首选目标,能请来的艺人,旦凡有合作关系或者是咖位还行的,都能以各种名义,搞到榜上有名,如果艺人不过来的话,不管粉丝能把票刷多高,注定还是会被清票。“搞数据这个事情,后台只需一个人手就够了。”

“粉丝并不是不知道这些。但事情总在变化中,往往不到最后,谁也无法确定艺人的实际日程。偶像来不来是偶像的事,但我们得争名次。”小C说,“对于粉丝团组织的很多打投活动,即使知道并无多大意义,但是为了偶像的流量、声誉,粉丝也不得不做,而且必须做好。”

在主导过多年某大厂平台年度盘点的老Z看来,相对于平台放榜“分猪肉”来说,“粉丝投票”是一件“更不靠谱的事情”。平台“分猪肉”,至少还会从各种维度权衡利弊,而粉丝一旦刷起票来,基本上这个数据的可参考性就很低了。现在粉团又会通过购买平台帐号进行手动投票操作,规避刷票动作;那么结果谁能胜出,与其说看到的是人气,不如说就是在看谁家的忠粉更BH,谁家的粉丝更有钱。

谁是大赢家?

强势平台利用艺人赢得流量,活跃度以及粉丝产出的UGC内容,用户拉新和品牌实力的提升,又会促成更多的B端合作和新一轮的资源版图扩张。对于平台来讲,只要粉丝经济不死,这就是一盘下不完的棋。

而粉丝在享受发挥自身权力的同时,与平台运营各方保持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共生”关系。有粉丝自曝:我们的每一个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数据统计之后才做的。路人不会因为粉丝投票就被圈粉,只有业内人士才会去研究。他们决定了偶像的资源和曝光度,我们的目标是投资商和业内人士,所以要做到现象级。

而对于艺人来讲,不论他是由平台整合资源打造出来的偶像,还是合作关系,大家都会根据彼此的能量资源,借地起势,各取所需。至于双方能合作到什么程度;以及合作的时间会有多久,同样取决于各方的资源和能量配比。

所以我们看到范丞丞在《偶像练习生》之后,一直在试图独立;也不难理解杨超越的好运气,“鹅厂为什么会捧她?因为她相对比较好弄。不像其他人涉及复杂的多方合同。”

流量环境下催生的平台打投,营造出一个虚幻的繁华世界,各方出于不同的目的,吹起若大一泡沫,做为这项工程的基层蚁工,小透明粉丝出于自发也好,被动也罢,茫茫然地跟着旋转,最终数据上去了,销量涨了,韭菜割了,GDP有了。有人挣钱了,有人开心了,有人郁闷了。

在这过程中间浪费的,是时间,学业,钱财,或者还有青春。

“粉头可能从中还赚到一些钱,但小透明就很辛苦。当然,也许他们乐在其中。”老A说。



相关内容
分享 2019-08-14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