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2018年中国汽车行业八大爆冷事件

2018年中国汽车行业八大爆冷事件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08-22 08:00:01


 转眼间,2019年已到来,回首过去的2018年,中国车市曝出的大小事件不断。其中,哪些事件让你记忆犹新?哪些又事发突然,让你始料未及?

01

长城吉利“黑公关”之争

10月18日晚间,长城汽车官方微博发布声明,指出遭到某品牌(吉利汽车)“黑公关”恶意攻击。声明指出,有企业通过组织大量的文章及评论来抹黑长城汽车及旗下产品,存在明显有组织、有预谋、目标明确的“黑公关”迹象。随后在10月22日晚,长城汽车媒体公关部负责人向媒体表示,公司已向警方报案并向属地网信管理部门实名举报,申请调查并处理“黑公关”行为。

本次事件所涉及的另外一方吉利汽车也很快对此事件作出了回应,称网络上散播的“吉利雇水军”等相关消息“假的不能再假,造谣者必受法律严惩”,并表示公司会诉诸法律手段,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10月29日,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发布的警情通报显示,编造、散布吉利雇水军微信截图者宁某已被抓获。随后在11月7日前后,据海淀法院网消息,吉利汽车已正式以商业诋毁为由起诉长城汽车,要求其停止侵权并赔礼道歉。对此,长城汽车未予回应。

如此看来,吉利和长城似乎真是要“闹上法庭”了,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吉利和长城非但没有继续“闹”下去,反而握手言和了。11月15日,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与吉利汽车总裁安聪慧进行了会晤并发布联合声明,称对“黑公关”事件的误解已经消除,双方达成共识,将寻求合作,携手向前!

吉利、长城的误解消除,此番闹得沸沸扬扬的“黑公关”事件终于有了结果。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汽车行业内确实或多或少存在着品牌间恶意抹黑、攻击类事件,应当引起整个汽车行业的关注与反思,毕竟品牌间的互相打压并不利于汽车企业的成长与发展,而唯有团结合作,才能更好的提升自身以及整个中国汽车产业的竞争力。

02

比亚迪深陷“广告门”

7 月 12 日,比亚迪在官方微博发表一则声明,称近期有个叫李娟的人通过伪造公章的形式,冒充比亚迪的名义与多家广告传媒公司进行了合作。比亚迪对此并不知情,并且已经报警。当日晚间,曾服务于比亚迪的上海竞智广告有限公司发布文章称,比亚迪声明中认定的合同诈骗行为长达三年,涉及至少25家广告供应商,累计金额高达11亿元。其中还列举多份证据称,比亚迪对于李娟所开展的市场推广活动不可能不知情。

随着这一事件持续发酵,涉事各方纷纷发出澄清声明或甩出各类证据,让事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7月16日,比亚迪发布公告再次强调称,李娟等人并非比亚迪在职或离职员工。当日比亚迪也在其官方微博告知函中表示,愿意与相关公司保持积极沟通,将根据警方对于相关事实和金额的核查认定,与相关公司共同商讨合理的解决方案。至于这一事件最终以怎样的方式解决,相关各方是否得到了满意的反馈,目前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消息。

事已至此,纠结于该事件本身已无太大意义,而对于在此期间所集中曝光的汽车行业的一些“潜规则”,例如垫资竞标、恶意竞争等问题则更应引起重视。有评论称,比亚迪“广告门”事件仅仅是开始,只是打开了人们认识汽车产业腐败的一扇门。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么汽车行业的确需要整顿一番了。

03

恒大FF从合作到“互撕

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其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从而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而Smart King公司则100%持有贾跃亭所投资的新能源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美国)以及Faraday Future(香港)。

于恒大健康而言,此次间接接盘FF有望使其在高速成长的新能源汽车行业获得强大的竞争力,占领市场份额,实现业务多元化。而对于一直为资金发愁的FF来说,恒大健康无疑为其带来了“救命钱”,可谓是互利共赢的好事儿。

不过在短短三个多月之后,双方的合作却突遭变数。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FF创始人贾跃亭已基本用完恒大的8亿美元,又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未达目的后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以及解除所有合作协议。

10月8日,FF亦发布声明称,“FF解除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据称,FF和贾跃亭已如期完成了7月投资方提出签署的三方协议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除了首笔8亿美元投资之外,恒大未能兑现向FF支付任何额外资金的承诺,反而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在这期间,恒大还阻止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

11月29日晚间,恒大健康又发布公告称,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全面驳回了贾跃亭再次要求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申请。作为败诉方,贾跃亭须承担自己及恒大方的诉讼及仲裁费用,合计约830万港元。而根据FF随后发布的官方声明,恒大健康公告中所称的FF诉求全面被驳回并不完全属实, 而是通过断章取义的方式片面解读裁决结果。

总之,双方各执一词,事实真相难辨。不过无论孰是孰非,闹到如此地步,对于本身便备受质疑的FF来说都是沉重打击。毕竟对于恒大来说,没了FF,尚可再寻机会进军汽车行业,而在与恒大矛盾升级后,FF则将再次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FF91量产也更加前途未卜。事实上,在12月5日,FF就发文称其当前正面临严重的现金流危机,将很快在主仲裁庭提交紧急救济程序申请。

04

野马汽车状告福特野马最终胜诉

2016年1月,野马汽车以涉嫌商标侵权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特中国”)旗下跑车MUSTANG的中文名与其品牌重名,并要求赔偿经济损失。最终在2018年初,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福特中国停止侵害野马汽车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并赔偿野马汽车相应的经济损失。依此判决,MUSTANG车型将不能再以“野马”对外宣传。而在福特中国官网首页,福特中国已就“野马”商标侵权问题发表声明,并向野马汽车致歉,称给野马汽车带来了不良影响。

野马汽车与福特汽车原本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汽车品牌,用业内人的话说“两者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也因此当野马汽车告倒福特野马的消息一出,便引来嘘声一片。不过不得不说,野马汽车此举还是十分值得称赞的。汽车商标是汽车作为商品的特定标志,也是人们识别不同汽车的主要标志,更是企业一种不可估量的无形资产。当商标侵权的情况发生,企业应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身的商标权。此次野马汽车的案例也证明了,法律面前,不分企业/品牌大小。

05

铃木汽车彻底退出中国市场

6月15日,北汽昌河官网发布公告称,铃木汽车将正式从江西昌河铃木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为“昌河铃木”)中完全撤资,并获得主管部门批准,已于2018年5月30日完成了股权以及公司名称的登记变更手续。

此事件曝出之后,业界纷纷把目光聚焦在了铃木在中国的另外一家合资车企-长安铃木。按理说,对于中国这一全球第一大汽车市场,铃木不会轻易全部放弃,也就是说,虽说昌河铃木已退出历史舞台,但长安铃木暂时还不会解体。当时长安汽车也发布声明否认其计划收购铃木所持长安铃木股权,称之为不属实消息。

不过在短短两个多月之后,事情却发生了意料之外的转变。9月4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日本铃木及铃木中国达成协议,以1元人民币现金收购日本铃木及铃木中国分别持有的长安铃木40%股权及10%股权。收购完成后,长安汽车持有长安铃木100%股权。这意味着,铃木汽车彻底退出中国市场。

退出中国市场,与其说是铃木的主动选择,不如说是无奈之举,因为无论是昌河铃木,还是长安铃木,近年来的表现都在逐步下滑。昌河铃木在新品投放上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市场表现亦不乐观,由此带来的销量下滑以及业绩的亏损更让其对中国市场提不起兴趣,长安铃木亦存在品牌竞争力不足、新品投入力度不够、更新换代慢等问题,销量持续下滑,亏损不断加大。或许对于昌河汽车以及如今的长安铃木来说,铃木的离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但想要摆脱当下的“窘境”显然并不容易。前路漫漫,仍需上下求索。

06

奇瑞股权转让“流拍”

5月29日,有消息称奇瑞召开第二届第九次职工代表大会,大会以无记名投票形式,全票通过了关于奇瑞汽车股权转让的决议,奇瑞拟以不低于200亿元现金注入方式引入外来投资者,增资扩股形式入股奇瑞汽车。9月17日,奇瑞增资扩股方案首次挂上长江产权交易所,在预披露期未征集到意向投资者。

9月25日,长江产权交易所更新了奇瑞汽车、奇瑞控股的增资扩股方案,新一轮的报名截止日期为11月22日,但此次截止日期仍没有征集到意向投资者。根据公告,从11月22日公告截止日起,公告按照5个工作日为一个周期延长,最长延长四个周期,也就是说,本次公告的最终结束日期为12月20日,不过,目前公告延长期已经结束,奇瑞增资扩股交易状况仍显示“未成交”,这意味着,奇瑞历时三个月的“混改”项目已经“流拍”。

在销量下滑、资金压力加大、品牌影响力下降等压力下,奇瑞选择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输血”确实在情理之中。尹同跃此前在给奇瑞全体员工的一份信中也曾表示,为实现奇瑞集团2025战略的落地,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需要引入战略资本,而本次增资扩股,能够为奇瑞实现梦想、战略和使命集聚优势资源,注入新鲜“血液”。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情况显然并不乐观,接下来奇瑞想要摆脱困局,恐怕要另想他法了。

07

吉利成为戴姆勒第一大股东

去年11月,吉利被爆欲收购戴姆勒5%股份,此后两者绯闻持续不断。尽管戴姆勒当时断然拒绝了吉利持股的请求,但其表示欢迎其在公开市场进行股票购买。而在几个月后,吉利便通过一家投资基金购得了9.69%戴姆勒股份。收购完成后,吉利将成为戴姆勒集团最大的股东。

不过在此事项披露之后,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却认为吉利收购戴姆勒股份一事有违规嫌疑,表示将考虑对其进行罚款。直至近期,据外媒报道,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已经结束对“吉利收购戴姆勒9.69%股份”一事的调查,并决定不对吉利进行任何罚款。也就是说,吉利已经切切实实成为戴姆勒第一大股东。

从吉利方面来看,其投资戴姆勒成为最大股东无非有两方面的目的:第一,与戴姆勒进行合作,第二,纯粹出于获取投资红利的目的。而从吉利“并不寻求在戴姆勒获得监事会席位”以及“双方是否将有更多合作将取决于戴姆勒一方”等相关回应中不难看出,能否与戴姆勒合作似乎并不是其收购戴姆勒股份的先决条件。

不过,吉利和戴姆勒同样存在合作的可能性,而以吉利目前迅猛的发展态势,如果能与戴姆勒取得合作,无疑是“如虎添翼”。事实上,在10月份前后,吉利与戴姆勒就组建高端出行合资公司,双方各持股50%,至于未来双方的合作是否会更进一步,则还有待观瞻。

08

五粮液收购凯翼汽车或跨界造车

1月2日,奇瑞汽车发布公告称,凯翼汽车51%的股权转让价款为24.94亿元,转让完成后,奇瑞汽车持有凯翼汽车49%的股权,宜宾市汽车产业发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50.5%股权,四川省宜宾普什集团有限公司(五粮液集团子公司)持有0.5%股权。虽然五粮液此次持股不多,但考虑到其与宜宾市汽车产业发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此前便有的合作关系,及其自身近些年一系列进军汽车业的举动,外界纷纷猜测其将借此正式跨界造车。

据了解,早在2002、2003年之间,五粮液就对汽车行业产生了极大的兴趣。2006年,五粮液获得50%的新晨动力股份,进入汽车发动机领域;而在2009年,普什集团又与华晨金杯共同成立华晨金杯绵阳分公司。不过就在业界以为其要正式“造车”之时,五粮液却突然没了动静。2011年,五粮液集团更是转让了新晨动力股份的股权,暂时退出汽车产业。虽不知这其中究竟有何原因,但没能造车对于五粮液来说应该多少有些遗憾。正因如此,当其子公司收购凯翼汽车股权,五粮液再次启动造车计划的猜测在所难免。

不过猜测终归是猜测。在这一事件被曝出之后,便有五粮液高层表示,集团没有造车计划,与奇瑞达成合作的是五粮液集团公司旗下普什集团,其长期为汽车制造企业供应零部件。此次宜宾市引进凯翼汽车,普什集团是以本地零部件供应商身份入股。另据证券时报消息,今年6月8日,在五粮液的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五粮液集团董事长、股份公司董事李曙光也明确表示,五粮液没有造车的打算,并开玩笑说这是“酒驾”。如此来看,五粮液造车,或许真的是我们想多了。

本文来源于:盖世汽车

猜你喜欢的文章

► 哪种制氢技术更好?

► 六大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整车产能、投资规模

► 2018年1-9月新能源汽车销量排行榜

► 车企人事变动最新最全汇总

► 中国主要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战略转型及进展

► 全国各省市新能源汽车最新政策汇总

相关内容
分享 2019-08-22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