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白夜犬吠(小说连载)

白夜犬吠(小说连载)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09-11 08:00:01
                         三
      阿彪出事了。那是白狗怀孕个把月后的事情。        
      一回家,我就看见王有贤的老婆和我妈聊得正欢。前者表情兴奋而焦虑,后者表情兴奋而忐忑,配合得恰到妙处。        
    “骗了好多老乡的钱,说是投资,许诺给他们很高的回报。结果呢?——人都找不到了!”        
    “哎呀!”        
    “找不到阿彪就找阿薇。阿薇吓得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还央求我别去楼下开门。”        
    “诶呦!”        
    “不开门不行啊!这帮人可凶了,在楼下大喊大叫,把我家的门捶得磅磅响。我说,‘你们别敲了,敲坏了要你们赔啊!结果——你猜怎么的——妈妈的,竟拿砖头砸我家窗户!’”        
    “这帮开头人,不讲道理,你还是躲着点诶。”        
    “我后来报了110,一帮人和阿薇都被带去派出所了。”        
      高利贷,跑路,讨债。这些组合在一起,绝对是上等的原料。对于很会讲故事的厨师来说,他们一定会有强烈的要把它们加工成美味佳肴并满怀期待地呈给食客享用的冲动。王有贤的老婆并不是唯一的厨师。所以我又听到了更多关于此事的版本。经过厨师们的烹炒煎炖,以及姜葱蒜椒等各种佐料的加入,虽然原味有所流失,但却带给了食客更精细的味蕾体验和更浓烈的宴会感受。我发现隔壁东苑村都有人来听了。                
     
      我也大致能勾勒出整件事情了。        
      那天下午天色阴沉,虽是初夏,微风中仍有些凉意。玉兰花正在凋谢,曾经傲立枝头的大朵花瓣像打湿的厕纸一样耷拉在树杆上,有几片还掉在泥地里,根部尖端焦黄腐烂,毫无尊严地被路人踩踏。        
      两辆外地牌照的车冲进了城中村,气势汹汹地停在王有贤家的楼下。从车里下来七八个人,二话不说就敲王有贤家的铁门。王有贤的老婆正看着抗日神剧,第一时间听见外面的喊叫声和敲门声,心里一跳,妈呀,鬼子进村了!正起身要探出窗外看个究竟,门口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阿姨——”        
      王有贤的老婆打开门一看,只见阿薇脸带愁绪地立在门口,穿着梅花图案的睡衣。白狗也依在身旁,楚楚可怜地望着她。      
    “阿姨,求您个事,——麻烦您不要给他们开门。”      
    “阿薇,楼下是什么人?”      
    “不瞒您说,估计是来讨债的。阿彪拿他们的钱去放贷,现在人都找不到了,我也好几天没联系上他了。”        
    “哎呦,那可怎么办呢?”        
    “您就跟他们说我不在,好吗?”        
    “诶,那先这样吧。”        
      王有贤的老婆打开窗户,只见七八个人围拢在铁门那。她扯开了嗓门,“喂,楼下的,别乱敲了。你们找谁?”      
    “你是房东吗?胡彪在不在?”      
    “不在。”      
    “阿姨,您开开门,让我们进去看看。”      
    “切,你们是什么人?让你们进来看看。”      
    “房东,这跟你没有关系,开一下门,我们进去找找。”      
    “滚你的。”王有贤的老婆嘴里轻轻骂了句,把窗户关了。      
      窗外响起了更急促的敲门声。        
   “喂,你们别敲了,敲坏了你们赔不起!”王有贤的老婆气乎乎地打开了窗户。        
      哐啷,一块玻璃碎了。      
      这时候王有贤的老婆还是理智的,她没有冲下去吵架,而是拨打了报警电话。


相关内容
分享 2019-09-11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