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被冒名登记为公司股东者无出资、分红、管理公司事实,不具有公司股东资格

被冒名登记为公司股东者无出资、分红、管理公司事实,不具有公司股东资格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10-21 08:00:01

冒名登记是指实际出资人自己行使股权,但虚构法律主体或者盗用他人名义并将该主体或他人作为股东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行为。被冒名者因不知情,且从未作出过持有股权的意思表示、实际不出资、不参与公司管理,而不应被视为法律上的股东。判断冒名还是借名,最主要的法律特征是被冒名者对其名称被冒用是否知情。


案例来源: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苏民终837号,钱忠平与江阴市华源科技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

文章编辑:“法律AI”


 

(2016)苏民终837号

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

 

钱忠平与华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锡商初字第00075号民事判决,向江苏高院提起上诉。

 

一、无锡中院的意见:

钱忠平在一审法院的诉讼请求是,确认钱忠平并非华源公司的股东

一审无锡中院认为,与冒名登记较为类似的还有借名登记,都是实际出资人以他人的名义自己行使股权,名义出资人没有成为公司股东的意思,实际不出资、不参与公司管理,但是区别在于名义出资人是否知情,由此导致的名义出资人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也完全不同。本案中,钱忠平主张其被冒名登记为华源公司股东,虽然从查明的事实看,工商登记中的相关资料均非钱忠平本人所签,但是从现有证据看尚不足以证明钱忠平是被冒名登记为华源公司股东。

第一,从钱忠平和张根华的陈述看,钱忠平确实有向张根华出借身份证复印件的情况存在。

第二,钱忠平称只是向张根华出借过一次身份证复印件,其余是在华源公司门卫留存的,但是目前无法提供留存的依据和资料予以佐证,故在华源公司门卫留存的说法不足为信。而工商资料中留存的钱忠平的身份证复印件不仅有老版的,还有新版的,显然不是出借一次能够形成的,钱忠平对被登记为华源公司股东不知情的可能性较低。

第三,从工商资料中留存的钱忠平的身份证复印件看,均加盖了“与原件核对无误”或“此复印件与原件一致”的印章,从常理分析,当时应当提供了钱忠平的身份证原件,钱忠平不知情的可能性较低。

综上,无锡中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驳回钱忠平的诉讼请求

 

二、江苏高院的意见:

江苏高院认为,冒名登记是指实际出资人自己行使股权,但虚构法律主体或者盗用他人名义并将该主体或他人作为股东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行为。被冒名者因不知情,且从未作出过持有股权的意思表示、实际不出资、不参与公司管理,而不应被视为法律上的股东。判断冒名还是借名,最主要的法律特征是被冒名者对其名称被冒用是否知情。

本案中,虽然工商登记将钱忠平记载为华源公司的股东,但从查明的事实分析,本院认定该登记为华源公司冒名操作具有高度的可能性,钱忠平不应被认定为华源公司股东。理由在于:

(一)一审法院已经查明,经苏州同济司法鉴定所鉴定,华源公司工商登记材料中相关华源公司股东会决议、章程等材料中有“钱忠平”签名字迹(共28处)的,均非钱忠平本人所签。如果钱忠平确为公司股东或自愿被借名,由其本人签名不存在障碍,即使因客观原因由他人代签,也不应自2008年起至2014年的相关工商登记材料中的28处签名均由他人代签。

(二)以股东“钱忠平”名义的两次增资行为分别为发生于2005年9月8日的900万元、2006年5月25日的1400万元,该两笔巨额出资款分别来自于江阴市南闸斌斌日杂用品店以及江阴市宝阳金属材料有限公司,而该日杂店、宝阳公司与钱忠平并无关联关系。

(三)从钱忠平经济状况看,其只是飞轮公司一名普通员工,工资收入不高,家庭较为困难,不足以承担如此大的投资。

(四)钱忠平作为长期在公司工作的人员,应当知道作为股东在利益上的得失,而多年来其从未在华源公司参与管理,也未享受华源公司的分红,这与认定其为华源公司股东缺乏逻辑联系。

(五)钱忠平与华源公司的其他股东、实际控制人并无过深交情,仅作为业务单位飞轮公司员工负责联系质量、安排生产事宜,其缺乏为华源公司借名登记而使华源公司完成招商引资任务或享有优惠政策的利益上的驱动。

(六)华源公司系张根华实际控制,从公司股权变更情况来看,其他股东已发生了多次变更,而唯独“钱忠平”自2005年成为股东后一直保留股东身份,而公司从未为股东“钱忠平”分过红,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印证张根华所述利用外地人“钱忠平”身份,将其登记为股东可完成当地招商引资任务并享受优惠政策的目的。

(七)虽然工商登记资料中有钱忠平新旧版身份证复印件,且有“与原件核对无误”、“此复印件与原件一致”,但仅凭此点很难认定钱忠平借名出资的事实成立,一是工商部门在办理“钱忠平”入股手续时是否严格核对身份证原件并不确实,二是钱忠平与华源公司联系业务时,联系函上有钱忠平的身份证复印件,故不排除被华源公司所利用的可能。且因“钱忠平”出资距本案诉讼近十年,钱忠平又认为其并未对华源公司有出资入股的意思表示,故其在一审中对身份证被使用的两种可能性分析并非明显不合情理。

综上所述,由于没有证据证明钱忠平有出资、分红、管理公司的事实,且认定钱忠平借名出资也缺乏客观性、合理性基础,故本院认定钱忠平系被冒名登记为华源公司股东,钱忠平要求确认其并非华源公司股东的上诉理由成立。因钱忠平二审期间提交新证据,致一审判决认定事实被纠正。

江苏高院依照《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撤销无锡中法院(2015)锡商初字第00075号民事判决,确认钱忠平不具有华源公司股东资格


分享 2019-10-21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