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戛纳电影节华语片颗粒无收,面对《寄生虫》我们徒有羡鱼情

戛纳电影节华语片颗粒无收,面对《寄生虫》我们徒有羡鱼情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20-01-14 08:00:01

《寄生虫》夺得金棕榈大奖之后,不只是在韩国掀起了轩然大波,在我国影视圈也是影响不小。主竞赛单元电影《寄生虫》取得了最佳影片,面对今年华语电影颗粒无收的窘境,羡慕的同时我们更应多关注我们的电影市场。

戛纳电影节华语片颗粒无收,面对《寄生虫》我们徒有羡鱼情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为韩国摘得了第一座金棕榈大奖,该片导演奉俊昊早已被国人所熟知。其指导的电影中《杀人回忆》、《江汉怪物》,在华语影视圈尤为突出。提到韩国电影,奉俊昊也是首先能被想到的一批人。

戛纳电影节华语片颗粒无收,面对《寄生虫》我们徒有羡鱼情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那么今年华语电影是否有入围作品呢?有的。今年入围戛纳电影节的华语片有《六欲天》、《南方车站的聚会》,相较于《六欲天》而言,大家对第二部作品或许更为熟知。前不久,戛纳红毯,中国网红蹭红毯的事件刚刚平息过去。而且,每年蹭红毯的人都有。不过,有一个剧组,在电影节当天也是格外吸引人的关注的。那就是刁亦男带领的演员胡歌剧组,也是亮相了戛纳电影节。虽然亮相红毯,而且在专属展示台前,大家也拍摄了集体照。但是,还I是无法改变颗粒无收的局面。

戛纳电影节华语片颗粒无收,面对《寄生虫》我们徒有羡鱼情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入围竞赛单元的这两部影片,我在这里就不做详细分析。从市场大环境看,中国市场的发展还需很长那个一段时间。回顾过去市场中出现的电影,去掉主旋律电影,去掉喜剧片,很少有类型商业电影片能够取得成功。当然刁亦男的功力还在。只是,能看得出来,他在商业和艺术片之间的某些纠结。观众追求观影多元化的今天,我们的市场还是在用好莱坞大片以及喜剧片来强行打鸡血。正如,好莱坞系列电影一样。用特效技术去维持观影技术,叙事类电影面对中国市场倾斜很少。我国国内市场还是大片和喜剧两类大片轮番轰炸的市场,去培育其他类型片的包容度很小。

戛纳电影节华语片颗粒无收,面对《寄生虫》我们徒有羡鱼情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众多电影中,现实类电影尤为突出。审核、制作、市场预期、票房等等多因素下,这类电影可谓少之又少。如果想商业里夹杂思考,那就出产黑色幽默片。如果对焦社会,那就大悲大痛苦情人伦片。而后者虽然票房不高,但是似乎对于洗白某些演员演技还是很有帮助的。毫无疑问,我们渴望对准当下的社会,却呈现出了浮夸的景象。可能是出于自黑吧,只是没想到,黑着、黑着,我们的电影就真的黑了。影片也就凸显出,大多有雷人烧焦的品质。

戛纳电影节华语片颗粒无收,面对《寄生虫》我们徒有羡鱼情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其实,会有人说,金棕榈也不能是华语每年必拿;戛纳也不是说进就进的。但是,和邻国电影市场对比,我们的市场更显得喧嚣浮躁了些。并没有踩捧极端的意味,只想阐述清,如果我们不努力,可能下次,我们去红毯亮相的真就只是那些网红了。

分享 2020-01-14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