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舞蹈 > 302室的老妈妈

302室的老妈妈

关键词:不完美妈妈 绿植 水饺 服装 体育 绿萝 长寿花 植物 蔬菜 过路黄   发布时间:2020-01-20 08:00:02
302室的老妈妈

302室的老妈妈

文:我是素颜

302室的阳台防盗窗上多了一排绿植,盛开的各色的花像美丽的少女招摇着,有些花垂下枝条来,如同一道道绿色的瀑布,几近垂落到二楼的阳台上了。

心中充满了疑惑,302又搬来新住户了,会是什么人呢?能把绿植养这么好。我也爱养花,只能养养绿萝、吊兰、长寿花这类对生存环境要求不高的。养其他的花,要么青黄不接,还没长成就焉焉的像个白发老者,要么独树一帜,一个枝杆顶着三两片叶子噌噌往上窜,整个一傻大个。

铜钱草这一类极易养的植物在友人家长得枝繁叶茂,跑我家里就焉巴了,乱蓬蓬地像一片秋天将枯的杂草。我得到对门找找大神去,求教求教养花秘决。

想曹操曹操就到。对门的阿姨主动上门了。阿姨是对门主人的妈妈,我听她大肚子的儿子说过,老人家不想住楼房,这次主动搬来楼房住,为得是让儿子安心。

阿姨姓曹,今年六十四岁了,老伴十年前过世,她和儿子一家住在平房小院里。儿子买了房子以后,想带着妈妈一起住进来,可老妈妈放不下自己院子的花花草草,还有狗和猫,一直坚持住平房。儿子怕老人孤单,因此也留在了平房里,把楼房出租了出去。

302室的老妈妈

这一次,老妈妈主动要搬进楼房住,让儿子一家继续留在平房,替她照顾院中的花草和猫狗,她一人搬了进来。

您怎么想开了,想到楼上来住?好奇害死猫,我就这毛病,总喜欢打听别人的秘密。

老妈妈的脸上布满了哀伤:我得让他们习惯没有我的日子。

您怎么了?我惊问。

不说这个,老妈妈抹去愁云,换了一种口气问我:也不知你喜欢养花不,我剪了几个花枝送给你。

阿姨您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正想着向您求教养花知识,您就来了,我看您花养得那么好,您再瞧瞧我的花,焉焉巴巴的,就是长不好。

老妈妈跟着我到阳台,把几枝剪下来的绿植都栽进盆里,又帮我把花盆重新摆放了一下。老妈妈告诉我:养花和养孩子一样,要尽心。你得了解它们的脾性,有的喜水,就得勤浇水;有的喜旱,就得隔半月二十天少浇点;有的喜欢晒太阳,一天晒太阳都没事;有的太阳直晒就焉了,得放在荫凉处;有的每天晒个把小时就行了,不敢曝晒;有的花得用沙土,还有的喜欢松针土。每一种花都有花脾气,得摸准它的脾气,它才能长好。

302室的老妈妈

真是长见识了。我每天办完自己的事情,就浇浇花,把浇花当作调节生活节奏的一项运动,可没下功夫研究。没想到,养花和养孩子一样,复杂着呢。难怪人家说"心在哪,收获就在哪。”

我的花长不好,是我没用心的缘故。

这下好了,我有时间就跟您学学养花知识,您好好带带我这个笨徒弟。我叫您曹姨吧!

成!这个徒弟我收了,我每天在家就拾掇这些花花草草,有空你就过来,我教教你。

在儿子四岁那年,我的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在母亲过世三年以后也跟着走了,我变成了孤儿,这让三十出头的我心里特难受。有爸爸妈妈的人,就算八十了,只要爸妈在,也是孩子。失去爸妈,一下子失去了根,没有依靠,人一下子就长大成熟了。

曹姨让我找回了母亲在时的感觉,听到我回来,她会开门出来,说是包了野菜饺子,问我端点煮熟的过来,还是在一起吃。自然乐意在一起热闹热闹。

302室的老妈妈

曹姨知道我没了爸爸妈妈,心疼地安慰我,让我再享受享受母爱,她在厨房里忙进忙出,不让我插手帮忙,就当使唤亲妈了。我不依,她故意装作恼了。我只能坐等吃饭,顺带着欣赏她的花花草草。

两头阳台上摆得满满当当,有观赏的花,还有小葱、芜荽、蒜苗、生菜,好多种蔬菜呢,种在各式瓶子里。我跑进厨房,不无羡慕:曹姨,您这菜钱都省了,自给自足,还没有污染。

曹姨特骄傲:这是把院子里的移了一小点上来,我那院子才叫个菜园呢。唉,就是不知以后能不能留得住。

我想追问一句,不待我开口,曹姨已经转开了话题,快去叫洋洋,过来吃野菜饺子,这是我家平房院子里的野菜,没一点污染。

我和洋洋交口称赞,曹姨的做饭水平真绝了。不仅饺子味道好,煲汤水平也是一流。洋洋提议以后家里不要开灶,就到曹姥姥家吃饭吧,比大饭店的饭菜还要好吃。

曹姨满口答应:成,我在楼上估计能住半年,这半年就当你的专职厨师,反正我除了养花种草也没事做。

302室的老妈妈

那怎么能行。看我反对,曹姨说:你这孩子,就把我当孩子姥姥吧,反正我没女儿,家里就小兵一个孩子,你当小兵干姐姐好了。

我真认了曹姨干妈。她老人家为我和洋洋变着花样做一日三餐,我呢负责买米面菜油,看到适合干妈的衣服,也会买来给干妈穿。星期六日的时候,我和洋洋会跟着干妈到她家的平房院子里,和干弟弟小兵一家团聚。

小兵和朋友合伙开着一家餐厅,规模还可以,生意也挺红火。难怪那么大的肚子,果真是厨师出身,慢慢发展起来的事业。他是个孝子,自己开着饭店,却很少在饭店吃饭,怕干妈孤单,天天都要回家吃干妈亲手做的饭。干妈搬楼上住,他也想全家跟着上楼。干妈不让,怕院子里的花草没人管,怕猫狗没人管。

小兵猜不透干妈的心思,为什么一定要上楼房一个人住,难不成干妈想找个男人。也不像啊,她可以让他们小夫妻上楼,她继续伺候她院子里的一切。猜来猜去,实在猜不透。曹姨就说了一句:我倒要看看,我不在你会不会把我的花草给伺候死了。

小兵撇嘴:可不敢,我还怕您找我拚命,我可惹不起您老人家。

302室的老妈妈

没有到半年,真相我们都知道了。那个时候,干妈已经住进了重症病房,老年宫颈癌晚期。早先,老人家自己感觉不适到医院检查,看到结果医生让家属过来签字,她自己拿了单子,把这事瞒了下来。

老人家不想做手术,一呢是知道到了晚期,生命再延长也廷长了不多少,二来也不想遭罪,每天戴着呼吸机尿管苟且度日,化疗往身体里输毒液,三来也不愿意让小兵跟着操心。搬到楼上住,她也是了了儿子让她上楼享清福的愿望,她也不想让儿子过早查觉她的病情,怕他坚持一定要为她做手术。

干妈把楼上的花全部留给了我,让小兵卖掉小院也搬进楼房住,干妈说:楼上有干姐在,你们就当亲戚走动着,有什么事都帮衬着些。我就是在九泉底下也安心了。

干妈走了,小兵没有上楼住,他把楼房里干妈的花都按照干妈生前的样子,摆放到我的两个阳台,叮嘱我,在前阳台的是喜阳的,水要多。在后面阳台的喜阴,少浇水。我告诉他,干妈在几个月前就把每一盆花的脾气都告诉我了。她老人家说:花和孩子一样,你了解它的脾气,顺着它的脾气,它就会回应你。

平房我不会卖,那是妈妈一辈子的心血。楼房还是继续往出租吧。

姐,我把钥匙留这,有人看房就帮我租出去。想我妈了,就进去看看,妈说你就和她亲闺女一样,要是早些年搬进来就好了,她就能多当几年洋洋的姥姥,可惜啊,这缘份来得太迟了。

我哭了。是啊,这份母女情缘太短太短了,还没享受够,老人就走了,她还要教我包综子、打月饼,还等着我亲手织一件纯羊毛衫当生日礼物呢。

可惜,一切都等不到了。

分享 2020-01-20 08:00:02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