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泳 > 杜亮亮中篇小说《陪读少妇》第二章

杜亮亮中篇小说《陪读少妇》第二章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09-07 08:00:01

写在前面的话:


2016年开通公众号以来,认识了一些西北的朋友,讲述了一些西北的故事。本意是反应现实以引起警醒,却不料被戴上了抹黑农村抹黑西北的高帽。


写作对我不是特别重要的事,写哪里写什么,更不重要。因此,可以负责地说,《换亲》和《陪读》将是我书写西北农村最后的两部作品。还可以负责地说,虽然不懂文学,但不写西北农村,并不意味着我由于被攻击而停止写作。


我目前作品不发公众号的原因,是主要用于发表。公众号是自娱自乐的地方。公开发表的核心期刊才是作家的圈子。

杜亮亮中篇小说《陪读少妇》第一章


陪读少妇

杜亮亮


第二章


“城里有什么好?”郑国祥坐在刚割下来的一把麦杆上,向地里吐口唾沫狠狠吸口烟说:“城里人看着干净,他们的苦只有自己知道。粮食要买吧?房子要买吧?车子买来,还要买油呢!那都是吃钱的家伙。”


“是啊,城里人活得不容易,还是咱们好,白天干活,晚上睡觉,啥心都不操。”蹲在旁边抱着罐子仰头喝了一口鸡蛋汤的男人附和着说:“电视上不是说了吗?要给孩子减轻负担,那都是给城里孩子说的。你没看啊,小孩子没日没夜,补习班、兴趣班。”


提到补习班,张小花耷拉的脑子连同无力的眼睛都抬了起来,谁说农民啥心都不操?这眼下就有操不完的心。麦子在地里怕下雨,一下雨,麦穗掉了,烂在泥里捡不起来。收割回家,也怕下雨,一下雨,麦子烂在打麦场里,照样捡不起来。但是今年,她最操心的不是这些。


“听说赵家那坡有孩子考上大学了。”她小声插进一句。

“那是人家命好!”

“不是坟好就是门好!”

“人家孩子从初中就在县城里读呢!”她又小声插了一句。

“那是人家钱多!”

“那还是命好!”


“人家跟咱家也差不多,就为了把孩子供上大学,在县城租了房子,女人在县上给餐厅洗盘子,给孩子做饭,照看孩子。”


几个男人一根烟抽光,还是没人接话。


“考上大学又能怎么样?孙家阳坡那个神童,大学毕业到北京上班,把老两口接过去,待不到一个月就回了。那啥地方啊,听着好,不是人待的地方。”


“那孩子好了啊!”


“你这个死女人,今天话贼多啊!”郑国祥掐灭烟头狠狠盯着媳妇说:“张小花,你别是动了什么心思吧?”


“哈哈哈哈,”大伙笑起来说:“怕媳妇跑了啊?”


张小花不再说话。


那时候,夕阳的余晖像火团一样照亮了天边,麦穗在透过树枝的光线里交头接耳。她忽然想起二十多年前在这个田埂上等待杜小亮的情景,那是她第一次心动,也是最后一次。她忘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小亮?”

“是小亮吗?”


大家对着地头停下来的一辆汽车小声嘀咕着。车上走下来一个高大的男人,挺着大肚子,不像乡上贼眉鼠眼的干部,也不像县上尖嘴猴腮的干部,像电视里的干部。


那个陌生的男人边走边掏出一盒烟,远远向大家招手。男人们都站了起来。


“小亮,你怎么来了?”

“哎呀,当官了,胖了这么多!”


来人向男人们递烟,向女人们点头。眼光扫过张小花的时候,正好挡住了天边火团一样的晚霞,她却看到了从未有过的亮光。那个眼光没在自己身上有片刻停留,和看别的女人一样瞬间溜走了。她想喊一声,小亮,回家。她吓到了自己,小亮回哪里的家?回她的家?她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泥土,转头看看其他女人,她确实和别的女人一样了。


“小亮,这次回来待几天啊?”

“我是带家里人去西藏玩,顺便过来上个坟,一会就走。”


“张小花,赶紧回家做饭去!”郑国祥回头喊了一句又转头给小亮说:“这死女人,还是你小学同学呢,猪脑子,一点不懂事。”

 

张小花在厨房里忙碌着,即将上初中的二女儿烧火帮忙。大女儿初中毕业就跟着村里人去新疆打工了。盼星星盼月亮让她在这个家里有立足之地的小儿子,和其他几个孩子在院子里玩泥巴。放暑假了,家长都忙,爷爷奶奶也要忙里忙外,不管孩子们玩啥,不出乱子就好。


“所以说就是坟里好,”她听见男人们在上房里继续讨论坟和门的问题。“你看小亮,这么大老远来上坟,明摆着的事情。”


“坟好也是人家的命好!”


“小亮叔来了!”门口的孩子们喊起来的时候,大家停止这个几百年无休无止无有结果的讨论。


张小花这才想起来,她还没有跟小亮打过招呼呢。她做了小亮最爱吃的浆水酸菜馓饭。她把面手在围裙上搓了搓,城里人时兴握手,她不能一手面粉和小亮去握。


她看到了一个时兴的年轻姑娘和一个只有在电视里才见过的城里娃娃。那是他媳妇和女儿?那不可能是她媳妇,难道是孩子的后妈?


“这是我媳妇,这是我女儿,来,叫叔叔阿姨!”

“叔叔阿姨好!”


“哎呦,这是媳妇啊?还以为是大女儿和小女儿!”男人们哄笑着。


大家在炕边和沙发上坐下来,男人们的眼神还是没有离开小亮媳妇。


“小亮,你这媳妇,不是童养媳吧?看着十八岁不到啊!”


小亮看了一眼低头笑的媳妇跟大家说:“跟我同岁,属猪的,奔四的人了!”


“唉,你看看人家的女人,再看看咱们的女人!”郑国祥说着恶狠狠地盯了一眼靠在门边上的女人。小亮回头看她的瞬间,她缩了出来,快步跑回了厨房。


她打发女儿把馓饭端出去,抹了一把眼睛,刚炒完辣椒,眼睛里有东西被呛了出来。


好半天,女儿都没返回厨房,也没听到上房里的响动。她偷偷到上房的窗外朝里看,大家都围着那个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城里娃娃,她正趴在炕边上写东西。


“哎呦,这画得真像啊!”

“郑霞霞,你看你画的是啥啊,你再看人家卉卉画的。”


霞霞是她二女儿的名字,她也知道了小亮的女儿叫卉卉。


“我还会跳舞!”卉卉抬头发出同样是只有电视里才能发出的声音说:“哎呀,人太多了,这跳不开。”


“你会跳啥舞啊?”

“我拉丁八级,古筝八级,素描,我才刚学!”


“哎呦,这孩子,都八级了!”大家纷纷夸赞着,张小花知道,这帮农民跟自己一样,压根就不知道八级是啥玩意,反正就是听着很厉害的样子。


小亮一家乘着出租车扬长而去,大家又重新蹲回田埂上。天色已晚,男人们再抽一根烟,就该挑着割完的麦子回家了。


张小花始终没有和二亮搭上一句话,也没握到手。但是,有个心思让她更加坚定,她一定要送霞霞去城里读书,她一定要让霞霞考上大学到城市里去生活。

杜亮亮,浙江省作协会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2018年入选浙江新荷人才库。2018年援藏帮扶那曲。作品见于《江南》《飞天》《文学港》等杂志。出版长篇小说《未曾牵手》、散文集《北风吹过江南》、小说集《高复班》。

分享 2019-09-07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